2017年9月10日星期日

委内瑞拉:简述三菱车厂枪击事件

委内瑞拉:简述三菱车厂枪击事件


  李星


  世界经济危机没忽略「玻利瓦尔革命」之国:2009年委内瑞拉预期工业产值下降8,5%。随着石油美元的干涸,一度浮华的汽车市场明显萧条。当局忙于促进「政府与制造业人士的友谊」1(财政部长Chacon),提供优惠刺激增长。土洋老板向国库讨要补贴,顺手勒紧员工裤带。不久前,中央高官第N次强调「私有公司能与社会主义系统良好共存」2(计划与发展部长Jorge Giordani)。确切说,资本主义私有制能与查维斯当政系统良好共存,但无法和平兼容工人斗争。在委扎根颇深的日系商家,反剥削迹象渐趋显著。Anzoategui州三菱车厂雇工1848人,间接雇佣7千劳力。今年1月12日,厂工会「Singetram」集体决议罢工占厂(863票赞成21票反对3票弃权),以落实集体合同3并阻止解聘135名合同工。表决前夕工会有意妥协,老板不睬。1月29日地区法院签发驱逐令,占厂群众拒绝服从。同日特警到场突击开火,造成护厂工人两死六伤,工会书记F·Martinez(国际托派社团IMT在委支部成员)也险遭不测。消息传出,邻近工业带爆发抗议同盟罢工,一批外地车厂停工声援;法院则重申驱逐令继续有效,可谓敌我壁垒格外分明。僵持良久后,3月22日双方接受行政调停达成谅解4,且约定互不追究。

  但资本家就是资本家。5月5日,Sucre州丰田工会主席A·Vázquez遇刺身亡,生前正处反减薪运动的风口浪尖。5月下旬,若干劳工代表恳求中央「解雇反革命(企业)腐败管理者」5,对方报以含糊搪塞。8月底,以「部分工人(向管理层)传递高度抵制、无纪律、咄咄逼人与无政府状态(的消极信息)」6为由,三菱厂公告歇业。9月24日官府斡旋促成企业复产,厂方同时秋后算帐:禁止「Singetram」工会多数领导人上班,并策划开除150个占厂骨干。劳资对峙,再现难破的闷局……

  大轰大嗡之「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」,走过九个年头。部分觉悟工人已察觉「官府老板串谋对付工人,仿如(十年前的)第四共和时代」7(F·Martinez),却对查某人仍抱指望。枪击事件次日,州内50个地区工会紧急碰头。个别与会代表提议停止政治支持总统,遭多数同志(含Martinez)否决。劳苦大众对「正义仲裁者」的持久幻想(或默认),给查维斯及庞大辩护团保留着相当机动空间。钞票换民心的改良主义合唱,搀杂着忽响忽灭的冷枪声;多副面孔玩弄工农的驭民手法,益发自信。


  多副面孔,玩弄工农


  查掌柜曾傲然宣告:「他们(反动阵营)想收买我,我不出售」8。千真万确,他不搞政治零售;身为有产共和国总统,他已同资本签下死契。他深知石油是任何微小社会改良的前提,全力攫取能源红利(增税扩股与国有化)。自上而下的工业化蓝图,迫使他努力把其它战略产业(电力交通电信)纳入国家怀抱。USA***淡漠旁观,不时提醒给予原控股方「快速公正的赔偿」9。他通盘照办,往往不惜支付远高市值的赎买金10。他斥资巨万更新装备,以安抚军官团。他默许商业银行狂赚暴利,以安抚金融界。他漫天花钱普及医疗教育,当油气部门诉苦经费短缺后劲乏力,便转身拥抱腰包鼓鼓的中华资本大章鱼。他以低价食物发售网「Mercal」补贴贫民,而终极受益者是供货的农业垄断巨头。他大幅提高最低工资,占劳动人口40%的黑工苦力无缘沾光,更饱受30%通胀之苦。他号召没收高尔夫球场给首都泥石流灾民建房,但「没钱收购」的公文借口使计划搁浅,而反暴动大队痛揍强占空宅的流离百姓。他恳请公务员节约空调用电,却无视上流男女的奢靡。他向国企职工提供《资本论》,向国企高管发放丰厚年薪。他力捧合作社运动,早被揭穿多为血汗工厂改头换面——职工薪少无社保,业主倒享受扶助贷款。汽车工人发现三菱老板也暗中操作,妄图贴上「合作社」名头捞取额外让利。国家投资的繁多基建与福利工程,为官员渎职自肥敞开了无尽空间。

  改良越久,越与各阶级阶层派系圈子军政集团碰撞试探互拍肩膀兼捅刀子,查维斯越渴求逾越万物的超然形象。毫不奇怪,他越发倾向个人抓权「便宜行事」11。2007年底公决受挫的宪法改革,是官僚集权与滥许福利的集大成者12。权力越强化,「超然仲裁者」对官厅爪牙的依赖越深;工人流血越甚,总统嘴炮越铿锵有力。2008年警方攻击保护集体合同的钻井工人。同年11月,aragua州四位工会干部遇刺牺牲。2007-2009年,Anzoategui州7名工会积极分子相继死难。觉悟工人重要据点「占领工厂革命阵线」(Freteco)的各地请愿,接连遭到军警弹压。在乡村,地主持续发动着针对农运的暗杀战。查官家的例常反应,是放出激昂空话不了了之。今年初三菱惨案后,总统电视声明宣称「弱者与强者争斗中,我本能地站在弱势一方」,换得「Singetram」工会拥戴查斗士扩展权限的站队表态。与底层工农称兄道弟,替上层富豪看家护院,是为「社会主义总统」的治国精髓。攻心为主清剿为辅,是为有产统治的通行愚民手段。枪击事件中,有一脸恶毒赶尽杀绝的法官,有「就劳资关系而言,应严格固守劳动与法律标准」(就业与社会保障部长 R·Hernandez)的持平声音,有赶赴工人会议许诺抚恤惩凶的「进步州长」13,更有扒掉制服缩肩发呆的公安替罪羊14。各扮角色勤换面具的首要目标,是保持工人对老板秩序的盲信屈从。


  从三菱汽车到通化钢厂:「阶级利益优先」是无产队伍的定海神针


  尽管环境有别,中委无产者都面临破除幻想提高觉悟的艰难行军。行军路上,工人大众注定穿越无数迷魂阵:从直筒筒招呼阶级合作落实「利益各异圈子的最广泛民族团结」15(委共总书记奥斯卡·菲杰拉),到痛斥奸佞小人「企图歪曲查维斯的理想并把(革命)进程引向改良主义道路」16(IMT领导人阿兰·吴茨),为「仲裁者」继续欺诈预留缓冲的精细骗术。混沌杂乱的整体水平,使先进工人也难免让诸种偏见牵着鼻子走。三菱事件中,占厂骨干事先欠缺防范17,事后一味向上申诉。对此,自诩「革命者」担负现场指挥的托派干部难辞其咎。

  如何一点一滴帮助工人——首先是战斗性工人——破除幻想?简答如下:避免「从思想到思想」的苍白论辩,紧握「阶级利益优先」的定海神针。

  何谓「从思想到思想」?即与劳资对垒割裂开来的抽象宣讲或术语乱战。长篇宣讲的每句话拆开看或许都没错,但远离普通工人现时现地的生存话题。毫不奇怪,无产者对辞藻之争难有共鸣,也没法借助它对付老板。

  怎样紧握「阶级利益优先」的定海神针?从每场琐碎自卫的每个进退步骤入手,与工友一起逐步辨清利害增强自信立足自我组织,直至得出工人革命必要性的普遍结论。举三菱事件为例:反解雇鼓动中,以吃饭穿衣的自家疾苦为头号理由,而非话里话外强调「资方犯法」18。罢工表决中,以「老板就怕工人抱团」的朴素实话冲淡「国家是咱靠山」的麻痹声音。占厂后,尽快提醒纠察骨干切勿迷信所谓「社会抗议免死金牌」的官制禁令19,敦促完善自卫措施减小无谓损失。倡议组建工人代表制占厂机构,鼓励干预社会管理缓解职工民生恶化…… 千言万语归结一条:尝试所有机会以集体力量逼迫统治者让步;利用任何成败锤炼阶级队伍;通过局部争利学习推翻资本江山。

  假设绝大多数抗争者长久难脱精神桎梏,又当如何?一轮轮拉锯战中马列分析与小民臆梦的相逢、碰击与后果,意味着劳工意识的搅动激荡变化万千。对上述「雷电交加奏鸣曲」及时记录总结,将使雇佣奴隶于未来交火更少失措更多前瞻更知己知彼。

  委内瑞拉风雨飘摇。不管进帐多少,大财主永远肉痛诅咒着国家拿得太多:「(查政权)炮制众多阻力屏障,有碍全国生产体系的正常运转。它们是监督价格、管制汇率、出口许可、新增税及总体绝望氛围」(总商会Conindustria代表G·Sigala)。无产者呢?他们队型尚乱。某次工人管理企业讨论会上,一位可可食品工人淳朴表示「我们是地球上的人,应该有更好生活」20。为了明净自由的生活,你是否已决心面对重重苦战?



  20/12/09



  1 http://www.venezuelanalysis.com/news/4814 Venezuelan Auto Workers Decry Possible Firings of Union Leaders as Mitsubishi Plant Reopens  September 24th 2009
  2 www.aporrea.org, July 23, 2007.
  3 工人要求停止拖欠集体合同内规定的假日工资、车补。
  4 资方同意改善工资、医疗与劳动环境,并继续雇佣135名短期合同工,并给予同工同酬。资方同意分期支付罢工期间的职工薪水,但要求工人达到日产60辆车的最低生产率。
  5 2009年5月21日,工人与总统会间时的要求
  6 http://www.venezuelanalysis.com/news/4746 Venezuelan Government to Mediate Mitsubishi Plant Closure Conflict Published on August 26th 2009
  7 同注释1
  8 查韦斯称资本主义是不平等和暴力的王国 2006年10月06日人民网
  9 2007年1月美国驻委内瑞拉大使威廉-布朗菲尔德的记者谈话
  10 仅2007年,政府即向通讯、电力和石油业主支付至少40亿美元国有化补偿。2009年3月,查维斯表示愿出10亿美元赎买西班牙资本控制的主要银行Banco de Venezuela,尽管该银行私有化时的拍卖价格为3,5亿美元。
  11 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2007年1月31日在首都加拉加斯市举行特别会议,通过关于授予总统查韦斯为期18个月的「委任立法权」的法案。据宪法规定,总统获得「委任立法权」后有权颁布与法律同等效力的政令法规。
  12 2007年底宪法改革公决的主要内容:取消总统连任限制。赋予总统任命首都市长在内的地区长官权、加强对中央银行的控制、总统有权无限期实施戒严。国家在法院决定前就能没收私有产业。建立人民义勇队。在公共理事会的基础上建立社会主义财产关系。实施六小时工作日。增加家庭主妇。佣人和街头小贩的社会补贴。

  13 州长调解后,资方同意以下抚恤条件:遇害工人的子女将得到与生前工资相等的补偿金,直至21岁。受伤工人医疗费由资方负担,并支付疗养期间的全额工资。
  14 总计14个警察被控枪杀工人,控案进入法律程序。
  15 见委共十三大总书记讲话。
  16 http://www.1917.com/International/Lat_Am/MxLjbwAt0UuaE0I0aT3zUu1d2Uo.html Интервью с Аланом Вудсом о Венесуэльской революции6 июня 2007
  17
  18 汽车工人曾强调日资老板的一次性大量解雇违反了查维斯的《劳动稳定法令》
  19 2005年4月查维斯发布法令,禁止对抗议者使用枪械武器。
  20 http://www.venezuelanalysis.com/articles.php?artno=1813  5 Factories - The Voices of Venezuelan Workers Wednesday, Sep 06, 2006 译者:后新左派

2017年1月22日星期日

简评沿海工人维权的堵路现象

简评沿海工人维权的堵路现象

李星

聚众堵路,是珠三角罢工工人的一种常见反抗手段。从电子、纺织到陶瓷业,各行业工人都采用过。行动规模从数十人到上万人都有,起因也五花八门:加薪、反对减薪和待遇恶化、要求离职或搬厂时发放经济补偿金,诸如此类。与简单停工相比,堵路意味着行动升级。与上访、打官司相比,它又是“走捷径”,可能更快地引起“政府重视和社会关注”。当局对堵路者的打压比起对待单纯的罢工要严厉。因此去堵路,就可能吃苦头,但工人看来不打算立即放弃这个武器。是为罢工堵路的基本现状。

抗争工人为何选择堵路?

珠三角的工人当中,存在不少口耳相传的生存心得,其中包括“跟老板斗,堵路很有效!”。部分工人模糊地觉得,堵路能吸引媒体并让政府着急,在纠纷中对劳方有利。这一类不成文体会,是沿海无产阶级初步精神成长的一部分。它们可能原始而缺乏自觉分析,但都扎根于阶级现实。正是维权过程的大量困难,刺激了堵路手段的较多运用。对工人来说,劳动仲裁与相关司法环节冗长,老板撑得住,打工者没钱没时间奉陪。08年广州某制衣厂工人申请仲裁讨欠薪,转头就发觉“我们耗不起啊!”,于是堵路。工伤职业病工友的集体维权,在请律师打官司之余,也时不时举着横幅上街。可以说,堵路是针对代价过高的主流维权规则,工人凭本能找到的一条不对称战斗法。
沿海罢工运动一直严重缺乏组织与策划,常常开头简单,持续对抗却很难。工人普遍对自身力量没信心,直面劳资对抗的勇气不足,预先达不成统一的具体目标,往往做不到起码的坚持,最终草草收尾。2010年深圳某日资电子厂的罢工中,虽然一度声势很大,但没有任何能聚拢人心的行动方向。拖了一天,在拉长的压力下,在保安的推搡督促下,工人慢慢屈服。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。
这种情况下,堵路的好处就很明显,以至这股风气经久不衰。“走马路”到政府机关集体上访也好,直接切断交通也好,未必能落实工人的愿望,但至少是看得见的集体行动方式,可以尽量凝聚罢工者的战斗情绪,延长停工时间。许多被动卷入罢工的工人,在堵路的刺激下,也会感到“这件事还没有完”而不至于草率复工。
另一方面,正因为沿海工人的反抗韧性不足,急于结束冲突,反而更倾向于貌似出格的堵路方式。近十年来,珠三角留下了庞大的工潮记录,许多工人不忌讳谈论各种形式的抗议,甚至部分人觉得不砸不烧就算不上“罢工”。但行动起来的工人耐性不够,几乎从不下功夫改善罢工组织。在平时,工人敢和同事争,跟基管吵,一旦面对作为整体的资方,就难免怵头(尤其是30岁以上的普工)。即便罢工,他们也更寄望于抽象“社会”(往往指的是政府和媒体)给工厂间接压力,对老板这个现实敌人能躲则躲。
最后值得一提的是,媒体报道的罢工经常伴随着堵路情节,后续处理结果似乎多半对劳方有利。这样的印象未必总是符合实情,却着实激发了工人加以仿效。
略作总结:一盘散沙的罢工工人,本能地找到了堵路作为集体对抗的形式,因为任何稍有开展的工人维权必然以集体方式进行。工人往往误以为这个举动能让政府和“舆论”听到自己的维权呼声。堵路后,政府确实会介入,但不是因为“体察下情”,而是鉴于堵路造成社会影响扩大化,或许还有碍地方官员的晋升之路。在精神上,工人普遍尚未准备与老板全面开战。但投入罢工后,除非工人缩成一团,否则难免被斗争本身推着往前走,寻找能显示决心、团结队伍和战胜老板的手段。堵路勉为其难地充当了这样一种手段。

国家的态度

国家政权是大小老板的靠山。珠三角的各地政府,对工人堵路有打击,有和稀泥,也有深谋远虑的对策。从立威的角度说,现场殴打恐吓、拘留问话不算新闻,也有若干判刑(一般刑期不重)的先例。但总体而言,已有的压迫力度还算不上“严刑峻法”。
国家为何对堵路现象“手下留情”?首先因为老板对罢工者“手下留情”。入世后,沿海工业空前繁荣,让老板越来越有本钱对工人稍许让步,换取经济扩张必需的生产秩序,虽然这些让步总是夹杂着反攻倒算。同时,工人斗争的觉悟和组织程度还没有迈上一级台阶,虽人多势众,对资本统治的破坏性却不算厉害。此外,私人资产者的政治代表日益活跃地试图通过“罢工权合法化”挖执政者的墙角。以上种种因素,迫使国家克制了对堵路现象的惩治,或尝试改良与镇压相结合。今年初,佛山小陶瓷行业外移,牵扯大量工人的经济补偿纠纷。地方当局一面指示法院与仲裁机构对维权工人“开绿灯”,同时布下铜墙铁壁扼杀工潮苗头,包括绝不许“上马路”。这算是近年来珠三角官方“剿抚并举”的范例。

如何改进斗争方法?

堵路实践纵然不够理想,但工人选择它,恰恰在于这一手段满足了罢工运动的若干需求。从工人角度讲,堵路的缺陷不在于手段本身,而是落实过程毛毛糙糙。只要在行动时有所思考(而不是脑子一热就干),堵路的手法大有改进余地。多数堵路局限于一时一地,极易被驱散,或陷入与镇暴人员的厮打中。对罢工者而言,两种情况都妨碍斗争的继续。动用少量工人的纠察堵路,灵活机动的游击堵路,显然好过挤在一起与警方对峙。纠察堵路节约了人手,让多数工人有机会从事其它活动(从堵厂门到厂内集会)。游击堵路可以延长运输堵塞,同时避免硬碰硬地对抗暴力机器。
此外,堵路客观上造成交通不便,但工人历来极少考虑向路人解释缘由。2005年广东某电池厂女工在堵路请愿的过程中,向市民做了一定的宣传解释(争取镉中毒的体检和治疗权),算是不错的沟通尝试。参与堵路的工人证实,在场市民听她们解释了堵路的缘由后,表示理解和同情。同厂工人的另一次堵路,参与者回忆说“制作了很多的小红旗,在上面写‘还我健康’,一路喊着去市政府。两个四川的工人带头,他们是两公婆。老公拿喇叭喊,老婆拿红旗。有人上身斜挎着布条。”可惜这样的例子不多,事后更少有举一反三的总结。
最后,工人堵路是为了扩大影响,但采取其它配合手段,可以更好地落实这一目标。堵路的同时,可以沿街散发传单,可以到邻近工厂派发传单和张贴大字报,向周边工人通报斗争理由、进程和结果。总之,办法总会有的,关键是敢于行动并勤加思索。

2011年10月20日

2017年1月18日星期三

小记赫尔松农机厂占领事件

小记赫尔松农机厂占领事件

李星 


2008年延续至今的世界经济危机深刻影响了东欧地区。乌克兰国家统计委员会承认,2009年第一季度国内工业产值较上年同期下跌约40%,尤以冶金(主要出口部门)、机械、化工、建筑和食品业为甚。半年内,一百万以上职工下岗、开工不足或无薪休假。失业加剧与基本食品持续涨价的背景下,在岗员工更加恐惧欠薪噩梦:2009年第一季度工资拖欠总量较上年同期增长45%,达1,5亿欧元(私企拖欠额约70%)。面对工业萧条与艰难民生,当局动情呼吁「目前形势下,政府、雇主和工会应是合作伙伴」1(季莫申科总理),转身修订《劳动法》扶助厂主挤压雇员2。从老板视角说,新法颇多可圈可点之处:加大工潮惩治力度;延长劳动时间;巩固严酷剥削的实习生用工制3;大幅度赋予中小生意灵活雇佣权4。以货币贬值推行减薪政策,是中央政府复苏本土制造的又一妙计5。 

新危机,仅是旧惨景的延续。世界资本主义市场把原苏东阵营工业区切割踩碎纳入囊中,似乎就此决定了亿万无产者的命运。苏联解体后,乌克兰工人承受了无止境的猛击:产业瘫痪外加私有化、收入直线下滑兼生活设施破败、长久失业颠沛流离与地域、民族歧视。他们尝试务农、经商和卖淫。他们节衣缩食小偷小摸。他们酗酒、自杀或离家出走。他们一度寄望选举,投票支持共产党、主流自由派直至法西斯。他们也曾游行呐喊「工人是人!」向总统府请愿,与防暴特警打作一团。苏式顺民教育的深厚遗产、身处世界劳动分工的穷山恶水、代议民主与改良主义的失望实践、泛左圈大小「领导」争权夺利表里不一的市侩嘴脸——以上种种都让群众运动迷茫无措,空耗士气而踟躇不前6。21世纪的最初十年,乌国工人彻底静默了,似乎不再期待任何转机。2008-2009年间,牵扯150万个家庭的企业宿舍「辅业剥离」及拍卖计划,仅掀起寥寥无几的抗议浪花。面对老板的罚款与违约,年轻一代宁可忍耐、跳槽或耍酒疯。拦街上访、厂外集会与劳动仲裁,是极小部分「勇猛」中年职工的维权极限。为数不多的罢工时间短规模小,基本要求不外催讨欠薪和抵制裁员。胆敢提议加薪的罢工者通常来自采矿业和交通部门,胜多败少却一贯谨小慎微。虽政治油彩有异,各家工会均暮气深重。院外游说、投诉控告与迟缓呆滞的调解程序,是「劳资良性沟通」的主要手段。 

当地赤色工运是何局面?一句话:路越走越窄。乌共上层多年参与的政商舞弊交易,最终导致群众基础的瓦解7。共产党的没落及连绵内讧,使依附议员团的泛左工运团体「乌工盟」丧失了大部分资助渠道。缺钱的同时,人力也青黄不接。乌工盟也好,各地现存「激进小组」也好,都面临组织萎缩的窘境。它们的青年干部多为学生或职员,工人成份占明显少数且往往年老目花。在传统大中型企业,它们的维权性传单通常鼓动效果为零。左翼工人时而挑头「领导劳资纠纷」,企图炮制一点振奋精神;车间工友却耷肩旁观,使自封「领导」沦为光杆司令。在新兴私人工厂,乌工盟试探创办工会;反复受挫后连连叹气:「除了啤酒,(我厂)青工对啥都没兴趣」8(独立工会干部叶·斯拉包德奇克)。 

乌工盟也好,各地小组也好,已适应繁琐平淡的市民生活。一小批核心领导多半跻身白领阶层,摸索出混迹政坛的一套模式。组织内部,他们以定期理论讲座、街头请愿以及境外「社会运动」赞助的出国参观,笼络控制旗下积极分子。暗地里,他们广交政客豪商提供炒作服务拿点好处费。所谓「炒作服务」,即人为营造街头抗议假像,为某方有产代表一时一地的逐利盘算予以舆论支援。各小组骨干严重缺少对产业工人细微动态的了解兴趣,却普遍热衷意识形态论战,从卡斯特罗主义、西马或战后欧洲的工人监督机制,都能侃一阵子。独联体左圈的网络辩论,常见乌国「马克思主义」小知识分子的兴奋身影。工人运动中,各小组的日常活动以拉拢斗争领袖/工会官员与浮夸文风为特征。所谓拉拢,即以掌握的一点资源(议员、媒体和律师)换取对方的信任姿态乃至战术合作。所谓浮夸,即高调吹捧斗争意义且信口胡诌「许多劳动集体情绪激进」9云云。油滑相处的市侩氛围中,说者煞有介事改天死不认帐,听者无人当真更乏追究动力。 

2009年春乌国西部赫尔松市农机厂风波,既是工人求温饱的有限反击,又堪称泛左介入劳资纠纷的模式缩影。 


农机职工占厂讨薪的前后经过 


赫尔松市农机厂以联合收割机(俗称康拜因)为主打产品,最盛时职工一万两千人。过去十五年,十几个老板走马灯似地入主企业而经营日见惨淡,员工仅剩一千二百人。经济危机使机械制造业的国家补贴难以为继,而种种税贷优惠正是业内利润头号来源。2008年11月农机厂全体休假,现厂主亚·阿连尼克停付工钱拒缴社保基金,并外运车床设备。截止2009年2月1日,欠薪总额约55万欧元。别看「大家都有菜园子」10(钳工弗·施赫)糊口,口袋空空总归难熬。2009年2月2日,两百农机职工请愿州议会要求火速开支、工厂国有化以确保订货和工资11,捶胸顿足声称「准备实行最严厉抗议以免冻饿而死」。次日清晨三百中老年职工于厂门外聚会阻止拆卖单位财产,当场选出「劳动集体理事会」五人小组(主席为钳工列·涅姆丘诺克)指挥抗议。随后,群众冲入厂区主楼要求「对话」管理层,经理闻讯赶到敷衍几句匆忙离去。当晚,全国传媒以相当篇幅曝光此事。州长、议会、各政党首脑和内阁总理,先后表态「同情工人」兼互相抹黑。阿老板不慌反喜,腰杆笔直向国库伸手:「工人与我的冲突缘由是国内借贷与银行系统停顿」12。几经周折后,中央和地方财政拨出可观费用安抚职工及贴补农机价格拉动生产。同年3月,厂方以订单有限冗员过多为由,解雇近七百人。随后一年中,下岗者几次拦路,让特警队轻松搞定。2010年夏季以来,农机生意转旺促成部分流失技工复职。 

斗争工人总体表现如何?一句话:缺乏底气。过千职工,多数缩脖观望。所谓「占厂」尽是虚张声势:数十人的护厂纠察队不敢靠近仓库和公司档案室(工运前辈的占厂原则:首先控制库存与了解商业秘密),甚至无胆干涉出入。与经理的唯一对话,轻易演变为争先恐后的哭诉埋怨。开会乱喷「绝食」、「自焚」、「团结起来打美帝」的唾沫星子,实则一心寄望媒体或爱国政客做主。任何手持摄像机的记者,都能引发热烈期盼;任何「名人」的秘书打来电话,都能激起最幼稚的乐观谣言。厂子部分复产后,斗争集体瞬间分裂,一班同事拳打脚踢为谁待岗谁上班吼闹不休。五人领导小组的核心人物涅主席左右逢源,借本次风波成功上位。他既是「马列小组」工运会议的尊贵常客,又以维权明星身份积极亮相主流政治,大谈「厨娘和工人都不该治国」13而应委托专业人士全权负责。 

苏联解体二十年后,劳苦大众看透了有产统治的本质:「来过我们厂的老板都发财了,只有我们工人一直倒霉」14,却迟迟未能跨过阶级奋起的门槛。越是缺乏集体抗争,越难获取信心经验;越是自暴自弃,越难出现正面交火。是为占厂者怯战易溃的重要根源。 

高调介入本桩纠纷的左翼表现如何?一句话:投机倒把。乌共大头目彼·西玛年科专心装修首都风景区的四层豪宅,忙里偷闲夸奖农机工人实为「阶级搏斗的英勇先锋」15。乌共赫尔松市委「工运书记」科尔涅耶夫原为本地官爷,靠国企改制发了黑心财。事件期间,科某死狗般一声不吭。乌工盟派生的分支「马克思主义者组织」在农机厂有几个干部,积极参与了聚会打气与几份宣言的起草。「马组」代笔的《工人声明》要求有产政权以国有化维护经济战略部门,尤其是厂主明显侵犯劳方权益的工厂,还呼吁落实对国企的工人监督16。面对左圈同仁,一帮「革命家」乱吹法螺:「我们成为国内工运新高涨的证人与参与者」17(马组协调委员、「独立传媒人」维·沙平诺夫)。「马组」与涅主席打得火热(安排采访、独联体声援运动和国会质询),却不在乎如何推动斗争进程以利职工的物质改良与精神觉醒。它未建议改组官办工会获取劳资对峙的合法牢固阵地,它的新闻简报无限拔高占厂者的决心和勇气,它只字不提大轰大嗡之「工人监督」的现实可能性与具体步骤。从头到尾,「马组」办成的唯一实事,是唆使涅主席发起独立工会(约一百人入会)及加盟季莫申科总理旗下的某主流矿业工会。说穿了。「马组」的小政客在忙小生意:替工会大佬补充劳动力议价筹码,后者回报若干人脉及物质甜头;帮乌共残存国会势力的国有化游说(有产势力范围再分配)造势,换取少许方便后门;向泛左同僚展示「务实成就」,山头地位又可维系一阵。 

当地资产阶级的得失如何?一句话:人生赢家。乌国有产群体或许不懂工业,但肯定懂得统治。事件乍起,厂保安部不与愤激人群纠缠,而迅疾切断水电、坚持值勤兼保护公司文件。恢复厂内秩序时,阿老板安排大批极右武装力量到场威慑,撵得在场工人争先逃跑。明知翻不起风浪,国家安全部门仍密集部署阻隔各色小左接触鼓动职工,防患未然。借助本事件,首都政界彼此试探了国有化蛋糕分配的各自底线。借助本事件,阿老板获得境内农机销售特权,多捞了一笔银子。经济危机的深远后果远未释放尽净,而政商精英牢牢掌握着秩序与产业。工人区像个死城,底层挑战者尚无踪影。暂时,乌克兰资本主义的天空万里无云。 


15/10/10 



1Долги по зарплатам на Украине выросли за январь на 35,7% 27-02-2009 
http://www.ikd.ru/node/7311 「Вслед за Россией Украина принимает антирабочий Трудовой кодекс」09:04 28.09.2008 
3 「实习生」往往意味着低薪与无正式合同。 
4 比如赋予老板取消休息日、简化解雇程序等权利。 
5与上年同期相比,2009年上半年乌克兰实际收入下跌10,1?%。 
6 更详细的过程,请参考「死水微澜:乌克兰大选风云的左翼报告」(《李星国际左翼报告文集》) 

http://rk.org.ua/rk/467/11.html РК №28 (467) июль 2009 г. Как мы профсоюз создавали Е. Слободчик 
9 「Резолюция митинга трудовых коллективов Днепропетровска」28 февраля 2009 года 
10 「Украинские рабочие отказались выполнять приказ о сокращении штата и захватили предприятие」Forbes 04/2009 
11 要求包括「非赎买的企业国有化。确保联合收割机生产的国家订货,并为国内企业购买康拜因建立优惠条件」 
12 http://novaya.com.ua/?/articles/2009/02/17/161921-14「На комбайнах за зарплатой」17.02.2009, 16:19 
13 http://pravda.ks.ua/index.php?newsid=3510 「Ответы Леонида немченка на вопросы читателей газеты」 
14 同注释8 
15 http://www.[|-kpu.org/cgi-bin/show.pl?action=shstat&id=15 「Петр Симоненко:экономический кризис и классовая борьба」13 фев 2009 
16 http://www.marksizm.info/content/view/5137/31/「Обращение рабочих ХМЗ к трудящимся Украины」05.02.2009 声明提出:「在劳动集体监督下,对战略企业实施国有化,首先是厂主裁减工人岗位不支付工资消灭生产的工厂。冻结帐户、支付全部拖欠工资和预算税收及缴纳社保基金」「要求国家资金不是流向寄生金融机构,而是确保工作岗位与支持实际生产」 
17 http://vpered.org.ru/index.php?id=363&category=6 9.02.2009 Виктор Шапинов「Херсон: первый шаг долгого пути」

论新阶段:如何加速促进共产主义工人运动的形成

论新阶段:如何加速促进共产主义工人运动的形成

李星

目前,中国官府面临诸多阶段性难题:资本扩张要求进一步规范劳资关系,以更趋合理化地使用雇佣奴隶这一生产因素。上层内部面临权力再分配进程,不乏有产集团希望以劳资纠纷及其它群众改良作为内部争斗、交易的筹码。国际列强在角逐中,难免把工人运动作为打击中资的一个手段。最终,劳苦大众自发反抗的持久现象,要求统治者尽量驯服这股自发势头,防止觉悟核心的形成。而工厂工人数量众多轻易发动的罢工运动,处于反抗现象的中心地位。一句话,中国资本主义到了显著调整统治秩序的时候了。调整的目的,是延续统治。 

上述原因的综合作用,已使国家更宽泛地推动自上而下改良,更克制地看待鼓吹阶级合作的非政府力量,同时抓紧完善镇压机器的力量与精度。上层在求变求新,底层的反应如何?近年工潮的规模、范围并未上新台阶,罢工者的觉悟迟滞,更与纠纷数量极不相称。维权传统的断绝、普遍缺乏经验、清晰阶级立场的先锋声音长期缺席、朝野统治者处心积虑的文化愚民,是中国工运混沌现状的主因。国内劳资对抗的持续扩散、上层内斗附带的拓宽政治自由和国际资本争夺的外部刺激,是中国工运有可能急剧突破的潜在前提。一个更加蓬勃的工人运动,一个将提出更多改良要求、身负更强烈反抗动力的工人运动,一个将尝试更多斗争手段的工人运动,可能在今后数年内显露身影。可以简要地初步断言,中国阶级斗争正步入新阶段。 

假设罢工运动的精神懵懂仍无显著改观,新阶段的工运有极大可能朝气蓬勃登场,糊里糊涂战斗,晕头转向谢幕。类似的战斗会流许多无价值的血,盲目分散许多力量,并成为改良主义控制群众日常自卫的垫脚石。 

国内泛左分子(即对资本主义剥削秩序持某种不满的人士)的思想混沌,丝毫不亚于工人。唯一的普遍区别,是泛左分子远比工人热中形式不一的改良主义政治。作为一个整体,泛左群体无意改变(相当部分也毫无认识)“闭眼行军”的工运前景。有意来华活动的各种境外左翼流派,本质观点如下:“中国的社会变革能否终结资本主义,无关紧要。重要的是我们山头能在变革中分一杯羹”。对这股势力来说,关键是谋取改良主义阵营的适当位置。 

统治者主观设想的“进步革新”,似乎部署已定只待发动:上面放放手,外面催一催,工人闹一闹,军警压一压,基层政治投机商跑一跑,官员、老板、改良主义教授再给点甜头,劳资和谐也就水到渠成。 

不同程度察觉上述危险的少量共产主义分子,固然无资格自命先锋,但更不可听天由命。也就是说,必须尽量帮助抗争工人屏弃政治盲目、少走弯路、加快基层自我组织尤其是思想成熟的过程。必将来临的历史性工潮中,少量共产主义分子无法确保促成工人夺权,但必须使每一分革命潜力发挥到极致,不留下错失良机的深深遗憾。 


怎么办之一:促进形成“协助战斗性工人成长的综合平台” 


哪里才算“使每一分革命潜力发挥到极致”的最佳切入点?如何能在重重限制(从特务机构的监视迫害到客观物质匮乏)下,把微薄力量以最合理方式发挥到极致?本文作者提出以下个人建议,供有相同志向者参考交流。 

数年前,中国某马克思主义者曾设想“共产主义工运的‘指挥部’必须放到境外,以保持稳定生存”。时至今日,所谓共产主义工运毫无踪影,“指挥部”更无从谈起。但合法框架内,还是有可能、有必要催生一个协助战斗性工人成长的综合平台。它将兼具观察采集、化验分析、传播串联等功能,它的存在意义,是整理出世界工人阶级反剥削技巧全部环节的完整/几乎完整链条,并帮助中国斗争工人(首先是战斗性工人)尽快掌握消化这一整套技巧。整理技巧与掌握消化的过程,也将是把现实中的散碎反抗者串联起来的过程。平台的声音仍将回避若干彻底结论,而等同于“淋漓尽致的工人自卫”。这一面目设计既有减轻国家镇压的考虑,也更易让斗争工人接受。 

协作平台的工作方向,大致如下: 

1/制订富有针对性、条理性和长远意义的全局计划,分批落实。 

2/靠拢工厂区,以进厂打工、采访罢工者、建立工厂通讯网及其它手段,跟踪收集工斗及各相关方面的信息,从工人角度予以利弊得失的深入分析。 

3/以不同面目广泛接触各路劳资调节势力(劳工NGO,关注工人的民间团体,工会及其它),既借机尽量扩大劳工结识面采集斗争信息,也充分探察未来工运可能遭遇的阶级妥协陷阱。 

4/搜集记录今日工斗数据的同时,通过自身聚拢的协作者、同情者系统挖掘整理发表世界阶斗前辈的成功技巧和失败教训。 

5/以工人利益第一作为整体面目,通过定期更新的专题通讯、评论和报告,形成一个连贯全面的阶级舆论,及时剖析每个重大转折的本质、预警潜在的陷阱、盲点与误区,提醒存在哪些有待掌握的斗争技巧。 

它的传播途径不拘一格,可以是互联网、人际讨论,也可以是纸版民间刊物。保持理智姿态与克制语气的同时,它最清醒、最坚决地倡导基层的集体自卫。它的传播对象,是集纠纷实践与社会不满于一身的职工,即上文多次提到的战斗性工人。 


何谓战斗性工人? 


在罢工及其他劳资纠纷中勇于斗争(或至少坚持参与),具体纠纷告终后仍能保持对剥削压迫的整体不满、思考并认真尝试反抗,这样的工人就是战斗性工人。与就事论事的一般罢工工友相比,他们迈出了新的一步:尝试整体解决劳工问题。当然,他们对整体出路的思考与行动未必一定指向无产革命。能迫使资方确实让步的劳资合作制、法西斯主义、底层民众之间的合作生产与销售、弃工归农等等思路,都可能是战斗性工人眼中的某条出路。他们的宝贵性,在于开始把个体工人的遭遇与整体秩序联系起来。对统治现状产生质疑,意味着可能与后者最终决裂。这样的工人群体是否存在,仍是问号。寻找或促使类似群体尽快出现并一起成长;共同成长的过程中,一起推动全阶级的更快觉醒。以上课题,也要求共产主义青年通过综合协作平台的参与方式,历经千锤百炼。 


与工人一起成长:综合协作平台是青年的锤炼所 


现今而言,任何主观上希望成为工人斗争力量元素的左翼青年,都得百倍锤炼。即便高度关注及试图服务工斗,他们的“信仰”或“理论认识”一定程度上仍是头脑里的透明框架,尚未从面对面的斗争中得到撞击,并生长出活生生血肉。简单举例:各左翼流派的积极分子中,能写作合格工潮评论的作者都很少(更严格说,甚至接近于零)。或者说:一个青年可能完全有能力理解各种理论,但不懂得结合现实来运用,甚至评论。 

一个青年,即便从事了好几年的共产主义理论阅读、罢工信息搜集讨论或历史文献的辛苦打字,即便接触了若干维权工人,仍难免严重缺乏主动的协作精神,对诸多方向性问题严重缺乏默契。简单说,哪怕较热诚的共产主义青年,仍普遍面临与灰色小市民状态的决裂选择。能否承受协作平台的多样要求,自动意味着一个青年选择更进一步,还是停留在工人事业普通助手的水平。 

如何有效投入协作平台的运营?每个参与者必须具备单独活动(每个人都应准备成为独立中心)的意愿和能力。这一能力表现为善于抓住工作要害、懂得协调合作者和具备多领域服务的素质(从翻译新闻、工人采访到文艺演出)。最重要的能力,是对阶级利益的血肉感觉与敏感把握。 

必须让个人生活/工作基本服从“到阶级深处去”的需求。这意味着至少可预见的一段时间,应把个人谋生地点定位于全国主要工业带(岭南或长三角),并做好频繁变换工作单位/城市的准备。 

必须扩大社交接触面。与任何稍许沾边群众改良的人和事,设法结识、参与、观察和总结。这意味着围绕自身建立庞大的社会关系网络,并围绕可能差异很大的工作话题,聚集、指导若干协作者。这也意味着要小心隐藏自身共产主义立场,而以多种面目接触不同人群。 

必须保持高强度的工人话题(及相关的重要话题)探讨与协作平台工作的定期交流、点评,并给类似交流及时引入一般协作者(学生职员工人乃至其他阶层人士)的感触体会,彼此交汇撞击。这些交流点评既有助于提高个人觉悟,也是维持“平台”阶级敏感度的重要手段。 

归根到底,应调整状态,把协作组视为自身生活的主要部分,从而与玩票或有限稳定协助的一般同情者区分开来。有的青年生搬硬套历史上反动年代的阴暗停滞现象,念念有词 “外界环境不允许我们长得更高”。这话至少很片面。今日中国的罢工运动,提供着共产主义青年的足够生长空间。这绝不等于妄想轻易成为“卓越的革命者”,但起码可以在实践中广见世面经历风雨。造反者最痛苦的事,莫过于连在战场上被打倒的机会也没有。中国左翼青年至少有机会投入战斗,选择权在你。 

为了适应工运的现实需求,可能要在日常实践中深深隐藏自身面目。为了使工斗技巧整理工作的指南针时刻不偏离无产革命的大方向,必须同时保留一个面目完整的马克思主义窗口,与“协作平台”相辅相成。 


怎么办之二:马克思主义窗口的性质与任务 


这个窗口的思想任务,是从工人历史利益的角度,对中外资本主义史与现实矛盾的出路,做出整套解答。它应系统编写小册子(从经典工斗的讲评、有产统治的各类花招直至革命文艺)、翻译相关文献和组织理论探讨。它的主要对象,是直接对泛左观点产生兴趣的不满者、思考者(不仅青年,但首先是青年)。与协作平台的其他同志相仿,窗口主持者同样应广泛寻找机会(在网络上、但不止网络)扩大接触面,且不必迂回示人。 

窗口与协作平台,说穿了是一套班子两块招牌。核心协作者将视聚拢四周的一般协作者、同情者的不同情况,指导他们从事各类话题的交叉服务。所谓交叉服务,即窗口应时时向亲共产主义人士介绍阶斗服务的意义、提供参与机会;协作平台有选择地向接触的工斗沾边分子介绍窗口的各类思想食粮,并推荐参与讨论和文字协助。也就是说,协作平台将向实践考验过的工人职员推荐窗口的更广阔视野。窗口则发挥“八路军西安接待站”的作用,把有志实践的泛左人士送往协作平台继续锤炼。 

窗口的主要特色,是需要仔细挑选一两名适合公开活动的接待员。他/她必须是综合协作组的核心协作者,同时具备以本面目示人的现实条件,成为“战斗马克思主义”的公开旗手。哪些条件?有一定马克思主义素养和对当前工斗的宏观了解,具备一定谈心、论战技巧,有较多社会经验。他的社会联系应大致固定,本来立场已为人知(刻意隐瞒反而显得鬼祟),不会因更加充沛的马列主张而白白损失工运人际网络。 

是否需要找到某种神奇武器,让窗口立即成为亲共产主义人士的注意焦点、中枢、灯塔……?这样的空想太过无聊。“窗口”无疑也需要一个有方向性的工作计划,但确定主持者更加重要。窗口的具体形式不必定于一格,而应是主持者量体裁衣的产物。 


政治结社的可能与不可能 


协作组与窗口,都不是政治组织。它们的核心协作者确应具备相当共识,但仍坚持不以统一政纲与社团纪律约束任何协作者。不把自己当作社团的萌芽或核心,也不应有创建社团的秘密计划。这样的表态并非故作玄虚或仅仅是害怕国家迫害。安全顾虑是一方面,但更因为有力量与威信的无产先锋只能来自阶级战争的进程本身。泛左领域广泛存在着顽固的本位思路,有意无意置自身为阶级之外,把任何活动都当作壮大自身小圈子的技术手段。这样的思路与阶级解放的前途背道而驰,而只会为几个小政客的山头前途铺路。 

与此同时,必须承认设想中的综合协作平台如能落实,确实将深深影响共产主义工人运动的形成与前途。它的参与者,必须经历一个脱胎换骨地痛苦成长,也无疑将冒比现今更大的风险。是否存在足够的志愿者?落实期间,将有什么样的变数?一切尚属未知。但只有向前、向前,才可能成为战士。 


找准方向,是落实新阶段任务的第一步 


是否需要硬性等待较多志愿者抵达全国主要工业带,才如同剪彩典礼般启动协作平台的工作?不必如此僵化。目前最需要一个有针对性的全面工作计划,并逐次落实;有待理顺的诸多任务,不必刻意等待聚首工业带方可完成。顺利落实的过程,即是平台成型的过程。 


20/10/10

略记一位从军青年的死(兼谈工人阶级与有产武装)

略记一位从军青年的死(兼谈工人阶级与有产武装)

李星 


阿纳托利·贝科夫:终年十八岁,生前家住中部工业重镇下新城。他是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附属「革命共青团」成员,2004年入读当地某大学。他崇拜切·格瓦拉,也是酷爱战争史的军迷。当代俄军以待遇差和残虐新兵闻名1,逃避兵役早成历久不决的各级政府老大难,但小贝铁了心入伍。虽有大学生缓征与慢性病(平足和关节炎)的双料保护(征兵部门曾谢绝他的申请),小贝吵闹着要与地方当局对簿公堂捍卫服役权。面面相觑的小吏们让步了。入伍前两天,他才通知亲人。母亲和奶奶哭劝无效,父亲则说:「如果这是你的爷们决定,我支持」。12月23日他仅带少量行李与其他新兵匆匆上路,三天后向南方某内务部队(作者注:类似我国武警部队)报到。2005年1月1日夜,驻地哨兵发现营房有人坠楼,经查实为贝科夫。坠楼地点为新兵宿舍四楼厕所,同日他在医院去世,总计服役9天。一周后,他于家乡下葬。 

小贝死于自杀或他杀,难下定论。但共产主义工人党对国家武装力量的暧昧逢迎,是推动他入伍的重大因素,这一事实不容置疑。苏联解体十三年后,共工党仍痛心疾首「今日俄军被羞辱、被践踏」2,并指示党员向新兵宣传「军队与人民血肉相连,我军不能保卫那个反人民政权」3。言外之意:「我军」是统战对象,而非打击目标。党中央的护军姿态,来自笼络亲左爱国群体的牟利需求:代议机构的席位、名目繁多的政治募捐直至党内企业的运营,一直给共工党中央大佬带来丰厚收入。说到底,左翼政治无非是一桩生意。 

与诸位大头目的粗直嗓门相比,青年党棍的调子相当微妙。他们以「激进红」形象包装吸引相对敏锐的左倾学生,以一小批稳定追随者换取个人实惠:部分来自上级赏钱,部分来自各色社会运动的有偿服务(街头请愿、工会造势与境外亮相)。革共团七大总结报告N15节《青年与军队》以骑墙姿态声称「军队既是资产阶级的工具(包括镇压民众发动),又基本由无产及半无产青年构成」4,并含糊其词地号召「必须开展军队工作,而非对它揪斗诅咒或捍卫吹捧」5。秉承上意,团领导「大哥带小弟」搞内部培训时的爱国爱军气味,则刺鼻得多。可惜现实无情。寥寥数日,小贝已在家信中对团内教导严重动摇:「虽说(团第一书记)巴托夫和(团中央委员)库吉明信誓旦旦(断言俄军是统战对象),但就阶级本质而言,今日军队绝非正义之师。(军队)是培训剥削者的一整套系统」6。 

小贝猝亡以及上述家信曝光后,团领导圈子一度慌神,密集放出慷慨激昂之声。泛左小政客的一个常用伎俩,是抢占大义名分制高点。惨死同志的参军决定,给粉饰为传播火种的壮举:「革命需要武器和擅长动武的内行。革命时刻,每位军内鼓动员将比数十军外鼓动员更顶用」7(革共团中央局声明),坠楼事件被描绘为「共产党人在战斗岗位的英雄之死」8。针对潜在的责难之声,声明反复宣讲「无论多艰难危险,共产党人应与人民同在」9。 

孰是孰非?哪里是党棍推责开溜的圆滑官话,哪里是工人革命的真切原则?笔者尝试解答。 

「共产主义者与人民同在」,首先意味着与阶级斗争同在。参军等同变身国家刺刀之一部,而决不等同投身工农自卫。相反,每个大头兵的身心操练均指向保卫富豪权贵的产业江山。 

参军是否至少有助于青年工人和左倾学生经受历练,以便他日协助工人自卫?必须立即指出:资产阶级军队对士兵的主要熏陶,是服从奴役;工人自卫的第一前提,是积极觉醒。两种精神水火不容。至于劳资对抗所需的战斗技能,内容丰富而多层次(从针对厂主暗探的情报搜集、罢工纠察到组建持械自卫队),但全部指向提高阶级自信、获取经验和减缓战士折损。说到底,有组织工人的自卫行动以阶级利益为旗帜,以基层团结为根基,以大众同情为后盾,这决定了它本质上是政治仗而非军事仗。 

共产主义者为国家服役,是否类似同一个人进厂谋生?两码事。不能把武力和工厂相提并论。没有了有产阶级的军队,当代社会仍然运转,但没有工厂及职工就不行。士兵是原子化的个体,而非社会生产组织起来的群体与阶级。剥削系统中的共同身份促进工人醒悟,镇压系统中的孤单存在令士兵迷乱。有产暴力的内部秩序迫使士兵绝对盲从、受控于上一等级、自身社会活动最小化,以上种种均大不利于「以下犯上」,遑论共产主义鼓动。普遍压迫未现瓦解苗头之前,士兵的觉醒通常仅为偶然现象,充其量以个体为单位且难有作为。 

如何面对官衙强制征兵?无论是否打仗,国家都能以强迫兵役践踏劳动大众的尊严乃至生命。共产主义者必须揭露各色拥军抬轿子文宣统统是替老板拉炮灰,并力所能及地从工人角度介入抵制参军运动。要害不在于劳苦者的生存挣扎暂且包含何等荒唐幼稚、愚蠢丑恶的个人或群体利己主义,而在于他们的反抗是否蕴涵着抵制剥削和自我组织的迹象。共产主义者必须千方百计捕捉、鼓励与深化类似迹象。 

有人会问:就算眼下无须派遣鼓动,未来的工人起义难道不需要基层官兵配合?我们答:只有具体实践,而无抽象实践。每个共产主义者或先进工人的现实责任,在于从自身位置最大限度推动集体自卫,而非「四十五度仰望星空」式歪脖遐想。假如一种看上去很美的说辞无益于现实反抗,却分散力量摧残同志,它就必须受到清算。后复辟时代的中俄工人,都有义务牢记贝科夫同志的警告:「就阶级本质而言,今日军队绝非正义之师。(军队)是培训剥削者的一整套系统」! 


01/01/10(小贝去世六周年忌日) 






1 据俄武装力量官方统计,2004年军中约两百人自杀,多为新兵。 
http://rkrp-rpk.ru/index.php?action=news&func=new&id=445 「С днем Рабоче-Крестьянской Красной Армии и Рабоче-Крестьянского Красного Флота!」23 февраля 2005 
3 同上 
http://rksmb.ru/get.php?955 28 апреля 2006 г. 19:41:16.「Отчётный доклад Центрального Комитета VII Съезду РКСМ(б)」 
5 同上 
http://www.kp.ru/daily/23452/36392/ РАССЛЕДОВАНИЕ "КП"01 февраля 2005 
http://www.rksmb.ru/get.php?168 3 февраля 2005 г. 22:58:19. Заявление「Убит комсомолец Быков」 
8 同上 
9 同上

刘晓波与工人利益

刘晓波与工人利益 


李星 


2010年10月,自由主义政论家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,奖金折合人民币近一千万元。他曾任「独立中文作家笔会」会长,是主流反对派的重要笔杆。因起草呼吁当局与私人资本分享权力的《零八宪章》,现已入狱。他生活优裕,获奖后更跻身小富豪行列,与穷人生存相距遥远。另一方面,虽说此人在政治圈名气响亮,但年轻工人恐怕只知刘亦菲,不知刘晓波。劳苦大众有必要关注一个莫名其妙的阔佬吗? 

笔者答:有必要。刘阔佬的诸多文字高调表达了私企业主的政治需求,是资方势力的勤奋代言人。他也屡屡呼唤「道义」,指斥漠视民生疾苦的主流知识界太冷血。他主张工人有罢工权,同时赞许土地私有化1。这人似乎面目杂乱难下定论,难怪某些左翼人士和稀泥地表示「对他的评价,其实全盘肯定和全盘否定都不对」2。获奖后,刘某的政治份量猛增,俨然是在野有产派系的一面旗帜。简要揭示他如何替老板跑腿护驾,有益于工人群众提高自卫意识。 


为雇主说话,还是为工人说话? 


乍看起来,刘作家很愤怒,向着社会黑暗勇猛开火。他揭露权贵掠夺国有资产3。他斥责暴发户践踏社会公正。他痛心环境污染和精神空虚。他鄙视拜金狂潮。他嘲骂经济学界是权钱交易的辩护士4。他批驳「下岗回家不过从头再来」的官方励志曲是精神鸦片。他唾弃血汗工厂以及黑砖窑5。他断言权贵家族与私营老板是市场改革的得利者,而工农是受害者6。他奋笔疾书,说了许多针砭时弊的大实话…… 

但稍加打量,能发现他的大实话具有鲜明选择性。他承认土老板的发家史都不干净,但强调这是官僚机器歧视勒索「逼良为娼」的结果。他抨击国家的改制战略对老职工「剥夺得太过分」,却轻巧放过分吃人民血汗的私商帮凶。即便不得不骂几句官商合流,也尽量把炮口偏向执政者:「没有官权的保驾护航,私人老板不可能具有侵吞国有资产的能力」7。谈到无数私有厂矿的日常剥削,刘大良心干脆双手插兜一脸无辜:「逐利是所有资本家的本性,不能说逐利就是‘黑心’」8。与两亿工人穷鬼的贫困相比,他更重视雇主富户「缺乏财产安全感」9的产权保障问题,可谓「雇主之友」。 

说白了,刘阔佬攻击丑恶现实,因为它早就是烂大街的常识。直言不讳路人皆知的压迫表相,既可赚取社会良心的名声,又不妨碍同时遮掩矛盾内因。工农越是看不清阶级对立的本质,越容易在维权方向上盲从各种貌似超脱的「雇主之友」。 


「雇主之友」的维权方向 


呼喊约束官权的同时,刘晓波卖力推销若干改良出路:依靠诉讼讨公道;司法与行政分离;强化律师地位;允许民间资本进军传媒业,诸如此类。诉讼万能?对「依法维权」稍有经验的工人都知道,时间和钞票永远是打官司的两道门槛,最耗得起的一方决不是打工者。信任律师?劳方律师拿钱不出力乃至勾结资方,也是寻常事:专业人士的圈子离苦力太远,离大款太近。寄望司法独立与私营传媒?有实力插手司法改良与收购媒体的资本家群体,恰是工人的抗争对象,而这帮老板「决不会为弱势群体仗义执言」10。看来,刘式改良指向一条钱多权利多的道路。这条路上的富商巨贾往往跑得轻松,而工人顶多踮起脚尖走几步,却又能起到「全民改良」的陪衬效果。再进一步说,刘式改良是打着群众维权的旗号,争取对私人资本有利的规则修改。 

有人会说:刘晓波也有赞成劳工集体行动的言论。老板最恨罢工,刘某的《零八宪章》却提倡罢工权。作何解释? 


工人自卫与「雇主之友」 


近年来,许多自由主义教授/律师/传媒人士不断鼓吹劳动三权(结社权、罢工权和集体谈判权),刘晓波《零八宪章》的有关条目只是附和这一潮流。他们到底打着什么主意?首先,中国罢工活动的一个缺陷,是斗争数量的累积尚未刺激觉悟的实质突破。罢工者普遍轻信主流媒体与「权威人士」。自由派表态同情罢工权,为今后介入工运(比如操纵基层工会)打下伏笔。其次,劳动三权并非与资本主义市场毫不兼容。驯良化的劳资谈判乃至罢工姿态,对老板们利大于弊。第三,提倡罢工权,是在野反对派与权力核心谈交易的筹码。刘某人一面呼吁劳资双方「形成相互支援的维权同盟」,一面敲打国家向民间商界更多让步,以免「为激进革命的突然燃烧准备干柴和火种」11。重复一遍:刘式改良(亦即自由派改良)是打着群众维权的旗号,争取对私人资本有利的规则修改。 

面对权贵集团,私人资本及喉舌满腹牢骚。但权贵建立的有产秩序,至少确保了老板的剥削自由、压迫身份与攫取财富的合法性。尽管工人的自发反抗相当迷乱,官权批判家兼民间富豪刘某人仍郑重表态:「不能通过激烈要求这个政权的变革来改变整个社会」12。为了老板的根本利益,刘晓波及其他雇主之友随时准备成为国家之友。这一票人尽量避免直接跳出来替统治秩序辩护,而专注于如何疏导大众反抗,以求无损这一秩序。只要不被群众斗争逼得公开选边站队,他们就能保持相当的伪装与机动性。 

斗争中的工人,如何对待刘晓波及同道?关键是认清自身力量与利益所在。工人的力量是以集体行动影响生产(即影响利润),工人的利益是改善生存和赢得尊严。越敢于集体自卫(首先是罢工与怠工),越容易加强团结获得自信。越是团结自信,就越擅于学习如何更好自卫,越能更快改善生活。刘晓波及同道想用同情姿态骗取工人影响,工人则以对老板的具体打击,迫使他们撕掉假面。 


25\04\2011 



   
   
1 《零八宪章》2008年12月10日公布 
2刘宇凡「既非那边,也非这边」 
3刘晓波《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》第五章第一节「这种近乎病态的追求经济高增长,……为大小权贵们疯狂地进行强盗式私有化敞开了大门」 
4 刘晓波《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》第五章第一节「……主流经济学家,用舶来的“交易成本论”为权力寻租辩护」 
5 刘晓波「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」 
6刘晓波《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》第五章第一节「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大大小小的权贵家族,其次的受益者是私营老板,……而城市工人特别是国企工人,成为仅次于农民的最大受损者」 
7 刘晓波《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》 
8刘晓波:在黑金吃人背后——为矿难中的无辜死者而作 
9刘晓波《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》 
10刘晓波:「工潮的两面性」(5/5/2002 20:21) 
11刘晓波《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》 
12 BBC专访刘晓波谈《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》 Monday, August 20, 2007

岭南工资集体协商立法:官商进攻与工人利益

岭南工资集体协商立法:官商进攻与工人利益 

作者:秦岭 


按:截止本文收稿,本预计在10年年底出台的两个条例,至今难产1。难产的背后,是有组织的老板2、国家和主流学界各方的讨价还价,但工人的声音始终没有发出来。本文是对岭南集体谈判立法过程的简述与分析,以求澄清本过程中的工人利益所在。 


八四修宪删除“罢工权”后,国家对罢工权长期缺乏明文规定。然而工人在利益严重受损时,难免联合起来拒绝劳动,逼迫资本家让步。在境外,相关法律普遍设置一堆框框,有严格的申请程序,并限制申请资格,规范人数、场地与方式。相反,当代中国的罢工行动颇为随意,随时、随地、用任何方式(不劳动、厂内集会、上访游行、逛街)都可能掀起罢工。中国工人的集体斗争虽屡见不鲜,但有零散、无组织、不持续的特点,国际工人运动将这种自发斗争称为“野猫罢工”。 

随着国内工人集体抗争数量的增多,工人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经验,也逐渐意识到组织的必要性。2010年春夏之交发生了引人瞩目的连锁工潮,5月中旬到6月初的本田罢工中,甚至提出“重组工会”的要求。官方意识到工潮扰乱工商秩序,影响投资者信心,更担心工人行动失控给资本带来长远损害。反观国家暴力和行政机关对劳资纠纷的总体处理能力,不但难以有效“维稳”,反而时常激化矛盾。中央决心改革工会,使它胜任调解劳资矛盾的任务,尝试将工人抗争强行拉上法制化、规范化的轨道——劳资纠纷中的工人不得有“过激行为”,要“有话好好说”,以便老板继续平静赚钱。 

具体怎样做呢?10年8月份,先后出台了《深圳经济特区集体协商条例》(草案),和《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》(草案)。 

前者对集体协商的原则、内容、代表产生和协商程序做了详细规定,重点推工资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。除了相关职能部门外,它给工会规定了广泛职责:指导和帮助开展集体协商,培训劳方协商代表、监督集体合同的签订和履行等。 

如果说该条例还是一定程度的改良,客观上有助于工人利用集体协商进行斗争,后者则是对工人的赤裸裸进攻。该法规定,企业1/5以上职工向工会提出工资集体协商要求,工会应向企业提出工资集体协商要求(8月26日出来的草案又将1/5改成了1/3)。另外,两个“条例”都规定工会代表劳动者参与谈判;并对谈判过程“过激行为”3进行限制性规定。政府努力以法律限定工人抗争的渠道和方式——工人被侵权,或希望提高待遇,只能通过工会、职代会运用集体协商的方式来解决;在集体协商过程中工人不得采用“过激行为”, 要“有话好好说” 

说白一点,就是不准工人有积极的集体行动。过去工人面临侵权时采取的罢工、堵路、堵厂门以及到政府门口抗议等手段,将被明确认定非法。关于这一点,广东省总工会副主席孔祥鸿解释说:“这项规定不是说不让职工停工,而是职工方必须事先提出理性的、正当的诉求,把劳资双方的利益冲突纳入法制化的轨道来解决”。4禁止工人“采取过激行为”的同时,对老板破坏谈判却几乎没有任何约束。 

可是在劳资谈判中,工人凭什么让资方妥协,让自己的“理性的、正当的诉求”得到满足?代表们谈判时,作为后盾的工人坐在车间一边骂娘一边干活,是否有助于逼迫资方让步? 

有人说,如果老板不让步,我就用脚投票——走人。可是再到另一个厂,工资还是这么低,劳动条件还是没变,走不走不都一样吗?资本生产的本质是要利润最大化,利润最大化要求控制成本。生产成本哪一方面最好控制?让客户出高价?压低原料价格?降低土地租金及设备成本?可能性不大。因为老板想达到上述目的,直接打交道的是另一群资本家。他们谈判能力相当,所以成本一般不会有显著变化。但是用工成本呢?面对单个工人,老板掌握着生杀大权:聘不聘用,给多少钱,老板几乎处于绝对支配地位。这还不够,一个工人进厂后的各方面生产生活,所有时间都给资本严格控制了。 

怎么办?工人手中有什么武器?是的,我们掌握着整个社会的生产,一两个人停工或者离厂,对老板利益的影响微乎其微。但是如果所有工人一起拒绝低薪和无保障的工作,生产将停滞,老板要跳脚,不得不考虑向工人暂时屈服。所以集体行动的权利,是协商成功的前提。而《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》(草案)虽规定了工人有集体协商的权利,但同时又禁止工人在提出要求之前或者谈判过程中罢工,事实上是剥夺了真正实现它的可能性。 


为什么说工资集体协商机制的建立,是官商的联合进攻? 


2009年爆发了世界金融危机,国内没有上调最低工资标准。2010年四、五月份,广东省大肆宣传最低工资涨幅超两成,深圳市却一直没表态。国内经济复苏,工厂利润剧增,加薪空间扩大。两年没涨工资的工人眼睁睁看着老板的腰包越来越鼓,也普遍有着较高的加薪期待,多半期望最低工资在1200—1500元/月这一区间5。有的人大代表也提出,深圳市的相关标准应在每月1448元到1963元之间。6各地五一纷纷上调最低工资的大气候下,深圳市6月10日才公布了1100元/月7的新标准,且推迟到7月1日执行。这个数字大大低于普遍预期,也不合常理:深圳最低工资在国内多年领先,而此次的调整,却落后于上海,并与广州、杭州、宁波等市持平。 

为何深圳市调薪缓慢?一心维护老板昏了头?威吓工人少做白日梦?没那么简单,国家的心思比单个老板深远得多。低标准出台,有多种原因。首先,刚走出危机的老板们既争抢订单,又观望市场走向。他们更希望压缩用工成本,而不急于提高工人待遇。其次,预留足够的加薪缓冲空间,可让掌握谈判的全总系统更方便做几场漂亮的维权秀,确立群众基础;工人抗争“赢得较大让步”后,迅速产生满足感,从而更加安于现状。第三,中央既定的企业内迁大方向,要求沿海地区工资标准不可定得太高,影响内迁进程。 


老板以及国家为何允许工人有集体谈判的机会? 



近年来,主流学界与“公仆”们的改良调子越来越高。他们并非忽然找到了早已丧尽的天良,而是惮于有组织工人的反抗力量,主动出击抑制不稳因素。资本主义对人的剥削,并不总是赤裸裸和血淋淋的;阶级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,无产反抗与财富积累达到某个高度,上层便着手推出一整套欺诈术。系统的欺诈术标志着国家上层的统治技巧日益纯熟:不再单纯依靠暴力镇压异己,而设法把所有的反抗纳入“和谐”可控的框架。 

但是国家和老板不怕工人借机团结起来,天下大乱?这种可能性早已考虑在内:目前包括工厂工人在内的劳苦大众,至今还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——工人缺乏自我组织,尚未积累足够的自卫经验,也就谈不上真正的团结;觉悟偏低,不能看清劳资对立的根本矛盾,斗争目标不易深化;经验匮乏使罢工欠缺周密安排,以工人代表制度为核心的基层组织迟迟不到位。这就造成了许多罢工难以持久。 

相比之下,国家和老板有钱有枪有传媒,更有世界第二大工业国的物质基础。国家的盘算,是以专职工会干部和谈判专家取代自发产生的罢工代表进行谈判,给工人一点甜头换取对方的感激和安心。广深两个条例的反复修改,重点之一是阻止工人轻易组织起来启动谈判,全总更是一再强调“以上代下”的谈判模式8。身处众多“专业人士”的身心包围,即便确实代表民意的职工代表也难免沦为配角。从钳制工人的角度说,上层最希望看到工人习惯于依赖、等待和自我安慰,而不是直接战斗。 


工人如何利用集体协商? 


正因为中国工人一盘散沙,集体协商起码能让工人有可能公开讨论并表达意见,并真正坐在同一个桌子上跟老板或其代理人进行谈判。 

工人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集体协商?不能孤立地看待集体谈判,不能专注于条例的字眼修改,而遗忘工人集体的头号自卫家伙:对生产的影响和控制。条例固然力求关闭罢工的大门,但工人大可利用“职工带薪开会权”的机会,达到停产的目的。一句话:让老板肉痛,是工人进行任何劳资谈判的最佳保障。 

除了利用“带薪开会权”促成事实停工,工人还有向资方施压的其它手段。集体谈判期间的工人讨论与代表选举,客观上形成一定的工人舆论。设法传达谈判集体的声音,澄清资方动作、工会表现与国家手脚,既有助于提高工人自卫意识,也能帮助其它谈判集体警觉老板的骗局。 

7深圳工资集体谈判新规难产http://danbao.alijiedai.com/14083_101.html 
2港商强烈抗议 深圳工资集体协商条例被迫缩水http://shop.sz.soufun.com/2010-10-26/3951968.htm 
深圳新条例助工人加薪 港商将联合声明“不接受” http://www.zaobao.com/special/china/cnpol/pages3/cnpol100915.shtml 
3《深圳市工资集体协商条例》第二十四条 ……(五)集体协商正常进行期间,协商双方不得有煽动或者采取停工、怠工、闭厂等争议行动; 
《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》第五十条 职工方未依法提出工资集体协商要求的,或者工资集体协商期间,职工应当维护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,不得采取停工、怠工或者其他过激行为。 
职工有前款规定行为,符合《劳动合同法》第三十九条规定情形的,企业可以依法解除劳动合同。 
4 《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》有望下月底出台 修改稿更加强调劳资三方平等权利,既维护职工权益也促进企业发展http://gd.people.com.cn/GB/123937/123963/12351232.html 
5 深圳最低工资新标准有望7月起实施http://nf.nfdaily.cn/nfrb/content/2010-03/19/content_10246964.htm 
6 深圳市人大代表:特区最低工资应至少1448元http://news.hexun.com/2010-06-02/123870216.html 
7 深圳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方案:最低1100元/月http://news.hexun.com/2010-06-09/123940328.html 
8 《深圳市工资集体协商条例》第三条 本条例所称的集体协商,是指工会组织劳动者一方,与用人单位就调整劳动关系、确定与劳动相关的权利和义务,进行平等协商的活动。 
本条例所称的集体合同,是指工会代表劳动者一方与用人单位就劳动关系有关事项,通过集体协商签订的书面协议。 
第十三条 用人单位工会代表本单位劳动者一方进行集体协商…… 
第十四条 劳动者一方的首席协商代表由用人单位工会主席担任…… 
《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》第六条 企业工会是职工(代表)大会的工作机构…… 
第三十九条……职工方协商代表由工会确定,首席代表由企业工会主席或者工会主席书面委托的代表担任……